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性与色情,或将成为部分女主播的唯一出路

王吉伟 2016-06-24 12:15:56   美女主播,网络主播

  移动直播平台的爆发,让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该领域成为主播。因为没有足够多的主播来支撑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观众,所以各直播平台会通过经济公司、工会等各种渠道大力扩展他们的主播数量。目前,加入这个主播大军的有大牌明星与网红,也有学生、三四线模特和普通白领,当然也有从色情行业转行的“外围女”,差不多各行各业都有人参与进来。进入是没有问题,但是想要在里面分一杯羹万万不是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可能大家更多的是在关注那200多家直播平台,真正关注女主播的并不多。而关注女主播的大多是在关注那20%的已成名的网红,剩下的80%还未成名的主播基本无人问津。事实上,在这个行业只有金字塔顶的有限的女主播能做到月入几万到几十万的收入,大部分女主播每个月也就几千块的收入,这与她们的梦想大相径庭,这种收益与她们的追求之间有这强烈的反差。

  相关第三方数据显示,国内的主播至少是百万级别,且这个数字正字急速膨胀。最近有数据显示,目前在中国淘金的韩国女主播至少超过万人,涉及电竞、歌舞、综艺、电商等多个领域,韩国艺人经纪培养出的主播,更加能能歌善舞。这意味着,国内那些职业主播们未来的竞争会更加激烈。

  在这种情况下,有一部分女主播因为不甘而走上了一条擦边球的路子,更多的女主播则还在纠结与三观崩坏的边缘。而在崩坏之后,她们会不会也要走上这条擦边球的不归路呢?要么做要么不做,但是要量继续做的话,性与色情,可能会是她们的唯一的出路。除了这些,主播们还能做什么?

  在这个话题之前,先看看国外的主播是怎么玩的

  一个典型的主播案例是近几年因视频而火的日本泷泽萝拉,近期有消息称某个中国神秘老板投半亿买断了龙泽罗拉15年,至于包括哪些内容就不得而知了。内个,不要想的太多,我们要说的是泷泽的成长模式。泷泽成名,是因其在YOUTUBE上发了一些她在家里蹲姿的可爱自拍走红而被日本人称为“国宝级美女”,用现在的话来讲也是一个网红IP。在变现模式上,泷泽于2012年直接下海拍AV捞金,目前在中国比在日本还要火。

  美国的主播们除了TED秀这种科技直播和竞技直播比较大众一些之外,更火的是成人直播,因为人家的成人内容是合法化的。成人直播算是直播的细分领域,其实在美国已经存在10年之久。成人直播平台往往是由成人厂商搭建的,他们会有自己的model,这些model可能是商家培养的也可能是外面招徕的,反正众包与共享经济在国外已经玩出了花样。Model直播分普通频道和私人频道,能进入私人频道的都是充值的高级会员,这种1对1的直播非常烧钱,一般人是玩不起的。国内目前很多直播没有设立这样的机制,但是很多女主播都借鉴了这种形式,他们选择的那些私聊对象都是高收入人群,这样能获得更多收入。

  在操作模式上,美国成人主播已经形成了一条产业链。Model们首先会通过视频积累人气,而对影片厂商而言直播也是model人气试炼场,那些具备超人气的model会得到厂商的邀约而升级拍片,拍各种类型的成人影片。当然,这中间厂商还会使用大数据来为model定位,自然受众群体越多将来的成长潜力也就越大。在附加收益方面,厂家也会为每个pornstar的IP打造衍生品,譬如出一些真人倒模的成人用品,也包括做一些品牌广告等等。

  成人厂商还会有一种大型现场直播,会给那些pornstar做一次现场直播,流量巨大。EvilAgenl、JulesJordan等厂商都是这个领域的集大成者,JuliaAnn、Alexis Texas、Jenna Haze等知名巨星都受益于此。现在随着VR的兴起,估计这类直播会因为观影角度的不同的而再次火爆起来。

  中国主播收益存在28法则,8成主播在做什么?

  我们再将镜头挪到国内,看看国内的主播现状。跟其他行业差不多,其实主播们的收入两极分化也是异常严重,那些月入10万以上的也就是金字塔顶尖上的有数之人,月入数万也仅有20%左右,剩下的80%可能收入只有几千块,月入数万对她们而言只是个梦。主播们看着工作很轻松,实则每天工作至少6小时以上,电脑屏幕前一坐就是数个小时,还要不停的唱歌、跳舞、讲段子来增加房间人气,但只有几百个观众的情况十之有八,为了维持仅有的人气又不能不去表演,有时候可能上个厕所就走掉大半的观众。很多曾经参加过培训想做主播的,最终都因为受不了这个罪而离开的这个行业。

  当然,移动直播的便捷性,让主播们有了新的法门。近期某汽车企业邀请了的100个直播网红去其发布会做直播,这意味着主播们的直播间更加自由化,任何地方任何场景都可以用来做直播。同时,参与厂商的发布会等各种活动也成为其收益的一部分。在移动直播这个新兴发展的领域,网红及达人的直播正在威胁早期从事直播的机构及自媒体,以后很有可能会成为发布会的标配,前几天我在一个烧烤店里,还见到了某直播平台的主播为其做采访。需要说明的是,能够被商家邀请做直播的主播多是各直播平台的大v,所以80%以上主播们还是不能从这些平台获得更多的收益,所以,一些新的玩法也就被“逼”出来了。

  如果更多主播愿意擦边球,将会带来什么?

  我试着在考虑一个问题,如果剩下的80%的女主播在几经努力之后,在收益以及幸福指数方面都达不到其要求,又会出现什么情况?再往后发展,可以能会有两个极端:

  第一个极端,是彻底退出这个行业,但是退出以后做什么又是一个问题,她们前面经历过培训尤其向往有钱人的生活,而且主播这个行业又极容易擦边球,不要忘了在主播里面还有相当一部分从色情行业转行而过来的“外围女”。这中间,有的做了外围女,有的做了兼职,还有的起了微商。

  第二个极端,是彻底的擦边球与性诈骗。我从一个精于此道的朋友电脑中“欣赏”过一段某平台当红主播的私人视频,很明显是一个单对单的直播视频,视频内容与欧美AV中的女忧show也没有太大区别,私处特写也算非常到位,这种视频内容已经算是赤裸裸的成人直播,当然也是有人花大价钱从主播手里买到的。

  除了成人直播,有以小部分主播甚至是愿意提供性服务的,她们愿意跟他们的大客户出去开房,当然价格也是不菲。曾有个媒体采访过一个网络直播网红,该女声称其收入来源包括主播提成+男友给的生活费+约炮出台费,每个月收入大概在20W左右,可见性服务的收入已经成为某些女主播的固定收入来源之一。

  此外,还有一部分主播做起了色情诈骗的勾当,经常从直播平台发一些色情信息来吸引人到微信等社交平台,声称可以提供有偿的裸聊及自慰等内容,当一般当“客户”在其各种引导与诱惑下付了钱以后就将其删除好友,“客户”拿他们毫无办法,而这些主播每次诈骗至少能有100-200元的收入。尤其是通过直播来吸引“客户”的精准度更高,比通过微信及陌陌的“附近的人”钓鱼的效率更高。

  除了上面这两个极端,再往后发展不排除一部分人主播会彻底走向成人行业。当然我说的不是小打小闹的那种,拍几段视频发到成人论坛或者在社交软件上售卖,而是真的远走日韩甚至欧美去拍摄成人视频。大家知道国内去欧美做女忧的妹纸还是有一些的,有些做出一些影响力了才被扒了出来,像蓝旖琳、李惠美、杨丽玲、张丽等在日本及美国的AV界已经非常知名,为很多狼友所熟知。事实上,在日本及美国有很多的女主播后来都下海做了女忧,相当一部分是因为做主播混不下去了。虽然最近日本那位43岁的女主播称其拍AV是为了性需求,明眼人都清楚需求旺盛的话多找几个汉子不就行了,不至于非要BT到去现场拍AV让大家都知道你才能满足,另外,熟女AV在日本也是相当畅销的。

  主播们当凭借自身特长与爱好,打造适合群体的直播内容

  在我看来,目前国内的主播这是一种娱乐亚文化的存在,实际上基于生活内容的直播并不是大众刚需。再就是同质化太严重,就像前文所说的商家所邀请100多个主播去直播同一场发布会,每个直播平台都相同的内容,但这是不是观众和粉丝想看的呢?另外,粉丝之所以关注主播,又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大部分观众可能就是想看肉,当然也不排除部分粉丝真心喜欢该主播,还有一部分可能就是为擦边球而来的,目的与动机本就是不纯的。

  而那些培训机构、孵化器里出来的主播,估计除了唱歌、跳舞、讲段子、露肉这些特长之外,也就没有更多东西了。所以,在看惯成百上千的主播内容之后,再去看看papi酱的内容,就会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一个不卖肉的满足粗口抨击社会的主播,反而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并脱颖而出。主播们都是有技能的,但是要分什么技能,要看观众需要你展示什么技能。PAPI酱能火,是因为她讲社会与人生讲到大众的心坎里,擦边球的能火是因为她们满足了人们的窥探欲,情色与色情内容放到什么地方都是火爆的,可惜在国内是不合法的。

  因此,主播们要想在以后的竞争中立足,估计真要研究下自己的特长与爱好了,把你关注的与擅长的领域做成直播内容,哪怕是教说普通话、教人炒菜、教人学钢琴,也比露出全身80%以上的肉强,但总还有比你更敢露的,不是吗?国人常说才艺,其实大部分主播只展示了皮毛的艺,而埋没了更重要的才。

  所以,伟哥建议主播们如果真的没有足够的能力与耐力挤进那塔尖的那20%,不如重新发现一下自己的长处,做一个直播做饭的主播比做一个袒胸露乳卖视频的主播要有价值的多,生活也会有意义的多。

  【王吉伟,传统企业走出的自媒体人,商业模式评论人,互联网+研究者,互联网说唱人。关注O2O、企业转型、新媒体、互联网金融、智能家居、物联网等领域。 微信公号:jiwei1122】

评论(

更多评论

王吉伟

王吉伟,传统企业走出的自媒体人,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前创业家社区运营主管、编辑、记者。关注O2O、移动应用、在线教育、智能硬件、物联网、农业电商、互联网+、企业转型等领域。

热门资讯

最新评论

说什么呢 评论 这可能是全球发展最快的移动互联网公司 2015-11-23 11:36:59
这种情况下,做到这样子,真的这么厉害,难以相信啊!
Ringo030 评论 这可能是全球发展最快的移动互联网公司 2015-11-21 18:21:30
这家公司发展真是迅猛啊,值得看好关注一下。
lili20088002 评论 大数据征信如何助力中小微企业融资? 2015-07-17 09:30:14
受益颇多
pengwenwu 评论 如何初次创业就一举成功并保持良好业绩 2015-05-11 17:53:14
分析的不错,经验,资本,团队,人脉,缺一不可。<br /> 创业这种九死一生的“勾当”必然要艺高人大胆。<br /> 不过好在现在有很多PE,VC天使...

光谷金融科技网

热点

性与色情,或将成为部分女主播的唯一出路

2016-06-24 12:15:56
0

  移动直播平台的爆发,让越来越多的人进入该领域成为主播。因为没有足够多的主播来支撑就不会有那么多的观众,所以各直播平台会通过经济公司、工会等各种渠道大力扩展他们的主播数量。目前,加入这个主播大军的有大牌明星与网红,也有学生、三四线模特和普通白领,当然也有从色情行业转行的“外围女”,差不多各行各业都有人参与进来。进入是没有问题,但是想要在里面分一杯羹万万不是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可能大家更多的是在关注那200多家直播平台,真正关注女主播的并不多。而关注女主播的大多是在关注那20%的已成名的网红,剩下的80%还未成名的主播基本无人问津。事实上,在这个行业只有金字塔顶的有限的女主播能做到月入几万到几十万的收入,大部分女主播每个月也就几千块的收入,这与她们的梦想大相径庭,这种收益与她们的追求之间有这强烈的反差。

  相关第三方数据显示,国内的主播至少是百万级别,且这个数字正字急速膨胀。最近有数据显示,目前在中国淘金的韩国女主播至少超过万人,涉及电竞、歌舞、综艺、电商等多个领域,韩国艺人经纪培养出的主播,更加能能歌善舞。这意味着,国内那些职业主播们未来的竞争会更加激烈。

  在这种情况下,有一部分女主播因为不甘而走上了一条擦边球的路子,更多的女主播则还在纠结与三观崩坏的边缘。而在崩坏之后,她们会不会也要走上这条擦边球的不归路呢?要么做要么不做,但是要量继续做的话,性与色情,可能会是她们的唯一的出路。除了这些,主播们还能做什么?

  在这个话题之前,先看看国外的主播是怎么玩的

  一个典型的主播案例是近几年因视频而火的日本泷泽萝拉,近期有消息称某个中国神秘老板投半亿买断了龙泽罗拉15年,至于包括哪些内容就不得而知了。内个,不要想的太多,我们要说的是泷泽的成长模式。泷泽成名,是因其在YOUTUBE上发了一些她在家里蹲姿的可爱自拍走红而被日本人称为“国宝级美女”,用现在的话来讲也是一个网红IP。在变现模式上,泷泽于2012年直接下海拍AV捞金,目前在中国比在日本还要火。

  美国的主播们除了TED秀这种科技直播和竞技直播比较大众一些之外,更火的是成人直播,因为人家的成人内容是合法化的。成人直播算是直播的细分领域,其实在美国已经存在10年之久。成人直播平台往往是由成人厂商搭建的,他们会有自己的model,这些model可能是商家培养的也可能是外面招徕的,反正众包与共享经济在国外已经玩出了花样。Model直播分普通频道和私人频道,能进入私人频道的都是充值的高级会员,这种1对1的直播非常烧钱,一般人是玩不起的。国内目前很多直播没有设立这样的机制,但是很多女主播都借鉴了这种形式,他们选择的那些私聊对象都是高收入人群,这样能获得更多收入。

  在操作模式上,美国成人主播已经形成了一条产业链。Model们首先会通过视频积累人气,而对影片厂商而言直播也是model人气试炼场,那些具备超人气的model会得到厂商的邀约而升级拍片,拍各种类型的成人影片。当然,这中间厂商还会使用大数据来为model定位,自然受众群体越多将来的成长潜力也就越大。在附加收益方面,厂家也会为每个pornstar的IP打造衍生品,譬如出一些真人倒模的成人用品,也包括做一些品牌广告等等。

  成人厂商还会有一种大型现场直播,会给那些pornstar做一次现场直播,流量巨大。EvilAgenl、JulesJordan等厂商都是这个领域的集大成者,JuliaAnn、Alexis Texas、Jenna Haze等知名巨星都受益于此。现在随着VR的兴起,估计这类直播会因为观影角度的不同的而再次火爆起来。

  中国主播收益存在28法则,8成主播在做什么?

  我们再将镜头挪到国内,看看国内的主播现状。跟其他行业差不多,其实主播们的收入两极分化也是异常严重,那些月入10万以上的也就是金字塔顶尖上的有数之人,月入数万也仅有20%左右,剩下的80%可能收入只有几千块,月入数万对她们而言只是个梦。主播们看着工作很轻松,实则每天工作至少6小时以上,电脑屏幕前一坐就是数个小时,还要不停的唱歌、跳舞、讲段子来增加房间人气,但只有几百个观众的情况十之有八,为了维持仅有的人气又不能不去表演,有时候可能上个厕所就走掉大半的观众。很多曾经参加过培训想做主播的,最终都因为受不了这个罪而离开的这个行业。

  当然,移动直播的便捷性,让主播们有了新的法门。近期某汽车企业邀请了的100个直播网红去其发布会做直播,这意味着主播们的直播间更加自由化,任何地方任何场景都可以用来做直播。同时,参与厂商的发布会等各种活动也成为其收益的一部分。在移动直播这个新兴发展的领域,网红及达人的直播正在威胁早期从事直播的机构及自媒体,以后很有可能会成为发布会的标配,前几天我在一个烧烤店里,还见到了某直播平台的主播为其做采访。需要说明的是,能够被商家邀请做直播的主播多是各直播平台的大v,所以80%以上主播们还是不能从这些平台获得更多的收益,所以,一些新的玩法也就被“逼”出来了。

  如果更多主播愿意擦边球,将会带来什么?

  我试着在考虑一个问题,如果剩下的80%的女主播在几经努力之后,在收益以及幸福指数方面都达不到其要求,又会出现什么情况?再往后发展,可以能会有两个极端:

  第一个极端,是彻底退出这个行业,但是退出以后做什么又是一个问题,她们前面经历过培训尤其向往有钱人的生活,而且主播这个行业又极容易擦边球,不要忘了在主播里面还有相当一部分从色情行业转行而过来的“外围女”。这中间,有的做了外围女,有的做了兼职,还有的起了微商。

  第二个极端,是彻底的擦边球与性诈骗。我从一个精于此道的朋友电脑中“欣赏”过一段某平台当红主播的私人视频,很明显是一个单对单的直播视频,视频内容与欧美AV中的女忧show也没有太大区别,私处特写也算非常到位,这种视频内容已经算是赤裸裸的成人直播,当然也是有人花大价钱从主播手里买到的。

  除了成人直播,有以小部分主播甚至是愿意提供性服务的,她们愿意跟他们的大客户出去开房,当然价格也是不菲。曾有个媒体采访过一个网络直播网红,该女声称其收入来源包括主播提成+男友给的生活费+约炮出台费,每个月收入大概在20W左右,可见性服务的收入已经成为某些女主播的固定收入来源之一。

  此外,还有一部分主播做起了色情诈骗的勾当,经常从直播平台发一些色情信息来吸引人到微信等社交平台,声称可以提供有偿的裸聊及自慰等内容,当一般当“客户”在其各种引导与诱惑下付了钱以后就将其删除好友,“客户”拿他们毫无办法,而这些主播每次诈骗至少能有100-200元的收入。尤其是通过直播来吸引“客户”的精准度更高,比通过微信及陌陌的“附近的人”钓鱼的效率更高。

  除了上面这两个极端,再往后发展不排除一部分人主播会彻底走向成人行业。当然我说的不是小打小闹的那种,拍几段视频发到成人论坛或者在社交软件上售卖,而是真的远走日韩甚至欧美去拍摄成人视频。大家知道国内去欧美做女忧的妹纸还是有一些的,有些做出一些影响力了才被扒了出来,像蓝旖琳、李惠美、杨丽玲、张丽等在日本及美国的AV界已经非常知名,为很多狼友所熟知。事实上,在日本及美国有很多的女主播后来都下海做了女忧,相当一部分是因为做主播混不下去了。虽然最近日本那位43岁的女主播称其拍AV是为了性需求,明眼人都清楚需求旺盛的话多找几个汉子不就行了,不至于非要BT到去现场拍AV让大家都知道你才能满足,另外,熟女AV在日本也是相当畅销的。

  主播们当凭借自身特长与爱好,打造适合群体的直播内容

  在我看来,目前国内的主播这是一种娱乐亚文化的存在,实际上基于生活内容的直播并不是大众刚需。再就是同质化太严重,就像前文所说的商家所邀请100多个主播去直播同一场发布会,每个直播平台都相同的内容,但这是不是观众和粉丝想看的呢?另外,粉丝之所以关注主播,又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大部分观众可能就是想看肉,当然也不排除部分粉丝真心喜欢该主播,还有一部分可能就是为擦边球而来的,目的与动机本就是不纯的。

  而那些培训机构、孵化器里出来的主播,估计除了唱歌、跳舞、讲段子、露肉这些特长之外,也就没有更多东西了。所以,在看惯成百上千的主播内容之后,再去看看papi酱的内容,就会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一个不卖肉的满足粗口抨击社会的主播,反而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并脱颖而出。主播们都是有技能的,但是要分什么技能,要看观众需要你展示什么技能。PAPI酱能火,是因为她讲社会与人生讲到大众的心坎里,擦边球的能火是因为她们满足了人们的窥探欲,情色与色情内容放到什么地方都是火爆的,可惜在国内是不合法的。

  因此,主播们要想在以后的竞争中立足,估计真要研究下自己的特长与爱好了,把你关注的与擅长的领域做成直播内容,哪怕是教说普通话、教人炒菜、教人学钢琴,也比露出全身80%以上的肉强,但总还有比你更敢露的,不是吗?国人常说才艺,其实大部分主播只展示了皮毛的艺,而埋没了更重要的才。

  所以,伟哥建议主播们如果真的没有足够的能力与耐力挤进那塔尖的那20%,不如重新发现一下自己的长处,做一个直播做饭的主播比做一个袒胸露乳卖视频的主播要有价值的多,生活也会有意义的多。

  【王吉伟,传统企业走出的自媒体人,商业模式评论人,互联网+研究者,互联网说唱人。关注O2O、企业转型、新媒体、互联网金融、智能家居、物联网等领域。 微信公号:jiwei1122】

0 收藏
评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