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创业公司的死亡实录:资金断裂、巨头夹击下的溃败

zmy 2016-07-27 12:26:32 来源:   美味七七,大师之味,蜜淘,创业失败

   创业江湖中,非生必死,即便是曾经获得万众瞩目的明星级项目,也有可能在江湖一片愕然中倒下。2015年的资本寒冬大年中他们熬了过来,但在2016年依然未能退散的寒潮里,他们最终倒下。从这些创业公司的失败中我们可以学到哪些?且看一看他们的“死亡记录”。

meiweiqiqi.jpg

  美味七七

  年龄:3岁(2013年5月-2016年4月)

  死亡时间:2016年4月7日

  死因:资金链断裂

  美味七七最初以上海为中心,提供高品质的生鲜食材,全程配以冷链配送。成立不过一年,美味七七就获得了来自亚马逊的2000万美元战略投资,在2015年国内媒体评出的生鲜电商排行榜中位列第八。

  这样一路高歌的发展势头之下,美味七七却成为了2016年生鲜电商行业倒下的第一案,看看这位带有洋血统的孩子的发展之路,就不难发现“烧钱而不会赚钱”这一生鲜电商的通病仍是其倒闭的最终原因。

  (1)根据2014年底的信息显示,美味七七当时有5000多个SKU,沪上中央仓储达一万多平方米——是世界行业平均水平(2000SKU)的两倍多;

  (2)美味七七还在冷链车和零单配送之间加入了站点作为中转站——中转站内设有冰箱等库存设备,同时订单从冷链车到站后还需要固定的宅配人员应订单时间递送,物流成本很高;

  (3)在2015年美味七七的微信平台引入了众多线下社区店的货品,除了销售各类生鲜食品外,还有各类休闲食品和生活用品——笼络大批线下社区店加盟,1小时速达业务呼啦上线,这进一步加大了自建物流的压力;

  (4)美味七七也用了疯狂补贴这一招以低价吸引流量,短期内单量剧增,账面报表只能是看上去很美。

  纵观美味七七的各种花钱姿势,都是华丽而花哨,但这种电商方式的狂轰乱炸,一旦资金链断裂,就会出现致命后果。4月7日,上海生鲜电商美味七七宣布关闭并申请破产清算。此后其他生鲜电商有意收购但无果而终,现在登陆美味七七官网,只能看到一则简短的公告:“由于公司收购方的突然退出,使得公司资金流出现问题。管理层被迫在仓促中暂停营业。”

dashizhiwei.jpg

  大师之味

  年龄:1岁(2015年5月-2016年4月)

  死亡时间:2016年4月

  死因:融资失败

  大师之味于2015年5月正式上线,想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将一批五星级酒店的大厨整合起来,打造面向高端用户的餐饮外卖平台。他们曾推出39元的法国鹅肝餐,但却最终因为中央厨房租约到期、业务上没能找到新的加工方以及融资失败而宣告倒闭。

  大师之味的CEO范新红发表了一封内部信,揭示了大师之味倒闭的真相。以下是从范新红的原文中提取的重点:

  (1)“我们已经找到了最经济的配送模式,只要我们的产品组合再优化一下,再导入更多的流量,再拓展更多的众包配送站,我们就可以盈亏平衡、就可以盈利、就可以生存下去。”——首先高端餐饮本就是一种在特定场景、特定服务、特定品牌下展开的,在外卖O2O的模式下,餐饮体验需要更大的投入去维护;其次,随着需要配送的区域越来越大,越来越分散,物流人力成本就会陡增,即使依托大数据管理,或第三方配送,或自建或外包自提柜为配送减压,都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

  (2)“我发现我们在踏入一个陌生又熟悉的环境,并且这种不合逻辑却又符合逻辑的事情开始越来越多、层出不穷”——创业的艰辛与鸡零狗碎让创始团队措手不及,租用的中央厨房让一百万多万初始资金化为乌有;

  (3)“上天眷顾,有资本主动找到我们……然而最终却因为我们内部原因擦肩而过;业务上,我们也很快找到了更有实力的加工方……实际执行起来步履维艰;模式上,我们很快在全北京市建立了24个众包配送站…….然而这一切都只能是计划了,我们还没有实现盈利,我们的资金已经枯竭”——没有盈利,没有执行力,没有资金,项目失败似乎...会是必然?

mitao.jpg

  蜜淘

  年龄:3岁(2013年10月-2016年3月)

  死亡时间:2016年3月

  死因:败给巨头

  天猫出身的谢文斌在2013年10月成立了蜜淘的前身CN海淘,并拿到了蔡文胜的100万元投资,2014年3月产品正式上线。CN海淘上线初期做的是海淘导购或代购模式,让海淘商家入驻,同时接入国外网上购物商场,并将运转公司、第三方支付等服务集成在后台,消费者自主完成购物环节。

  在经历了海外代购60%退单率的重创后,2014 年 6 月,蜜淘转型B2C自营海淘电商,通过特卖的方式,每天上线一个爆品。2014年7月,蜜淘获得经纬创投的500万美元A轮投资;4个月后,蜜淘又获得了祥峰投资、经纬创投等3000万美元的B轮投资,这是当时进口电商领域已披露的金额最大的一笔融资。

  然而自2015年初开始,跨境电商的价格火热开打;在蜜芽、洋码头和阿里、京东等高打“价格战”后,蜜淘开始沉寂。

  谢文斌曾说过“就算我再融一亿美金,我也不可能成为巨头打价格战的对手,巨头可以通过渠道与补贴的方式把价格压到很低,但是创业公司没有办法这样长时间消耗下去。”这句话显然佐证了蜜淘在价格战中消耗不起。

  2015年9月,蜜淘将传统B2C进行细分,开始战略收缩,提出韩国免税店概念,专注韩国商品,变得“小而美”。但此时跨境电商竞争已经刺刀见红,蜜淘网没有迎来C轮融资,资金链断裂已无法避免。

  胳膊拧不过大腿又遇上资本寒冬,蜜淘在巨头的夹击之下步步溃败。

  本文部分素材来源:新浪科技、搜狐科技、前瞻网、亿欧网、品途网

评论(

更多评论

热门资讯

最新评论

ke1717 评论 转账手续费全免就能把用户拉回来吗? 2015-09-18 18:50:24
网上及手机转账是自助服务,银行未提供任何实质性的服务,本来就不该收费,以前银行仗着垄断地位乱收费,使得“假如一只狗当行长都能赚钱...
lili20088002 评论 滴滴打车更名 新政策下的租车行业 2015-09-09 16:43:52
拭目以待吧,总感觉交通运输部还没有“开大招”!
ke1717 评论 一篇文章教你看懂“共享经济” 2015-08-28 15:27:08
共享的范围真的很广,除了婚姻。
ke1717 评论 Airbnb进军中国可能会遇到哪些困难? 2015-08-20 14:36:33
无价格优势,因经济型酒店大量存在

光谷金融科技网

热点

创业公司的死亡实录:资金断裂、巨头夹击下的溃败

2016-07-27 12:26:32
0

   创业江湖中,非生必死,即便是曾经获得万众瞩目的明星级项目,也有可能在江湖一片愕然中倒下。2015年的资本寒冬大年中他们熬了过来,但在2016年依然未能退散的寒潮里,他们最终倒下。从这些创业公司的失败中我们可以学到哪些?且看一看他们的“死亡记录”。

meiweiqiqi.jpg

  美味七七

  年龄:3岁(2013年5月-2016年4月)

  死亡时间:2016年4月7日

  死因:资金链断裂

  美味七七最初以上海为中心,提供高品质的生鲜食材,全程配以冷链配送。成立不过一年,美味七七就获得了来自亚马逊的2000万美元战略投资,在2015年国内媒体评出的生鲜电商排行榜中位列第八。

  这样一路高歌的发展势头之下,美味七七却成为了2016年生鲜电商行业倒下的第一案,看看这位带有洋血统的孩子的发展之路,就不难发现“烧钱而不会赚钱”这一生鲜电商的通病仍是其倒闭的最终原因。

  (1)根据2014年底的信息显示,美味七七当时有5000多个SKU,沪上中央仓储达一万多平方米——是世界行业平均水平(2000SKU)的两倍多;

  (2)美味七七还在冷链车和零单配送之间加入了站点作为中转站——中转站内设有冰箱等库存设备,同时订单从冷链车到站后还需要固定的宅配人员应订单时间递送,物流成本很高;

  (3)在2015年美味七七的微信平台引入了众多线下社区店的货品,除了销售各类生鲜食品外,还有各类休闲食品和生活用品——笼络大批线下社区店加盟,1小时速达业务呼啦上线,这进一步加大了自建物流的压力;

  (4)美味七七也用了疯狂补贴这一招以低价吸引流量,短期内单量剧增,账面报表只能是看上去很美。

  纵观美味七七的各种花钱姿势,都是华丽而花哨,但这种电商方式的狂轰乱炸,一旦资金链断裂,就会出现致命后果。4月7日,上海生鲜电商美味七七宣布关闭并申请破产清算。此后其他生鲜电商有意收购但无果而终,现在登陆美味七七官网,只能看到一则简短的公告:“由于公司收购方的突然退出,使得公司资金流出现问题。管理层被迫在仓促中暂停营业。”

dashizhiwei.jpg

  大师之味

  年龄:1岁(2015年5月-2016年4月)

  死亡时间:2016年4月

  死因:融资失败

  大师之味于2015年5月正式上线,想通过共享经济的模式将一批五星级酒店的大厨整合起来,打造面向高端用户的餐饮外卖平台。他们曾推出39元的法国鹅肝餐,但却最终因为中央厨房租约到期、业务上没能找到新的加工方以及融资失败而宣告倒闭。

  大师之味的CEO范新红发表了一封内部信,揭示了大师之味倒闭的真相。以下是从范新红的原文中提取的重点:

  (1)“我们已经找到了最经济的配送模式,只要我们的产品组合再优化一下,再导入更多的流量,再拓展更多的众包配送站,我们就可以盈亏平衡、就可以盈利、就可以生存下去。”——首先高端餐饮本就是一种在特定场景、特定服务、特定品牌下展开的,在外卖O2O的模式下,餐饮体验需要更大的投入去维护;其次,随着需要配送的区域越来越大,越来越分散,物流人力成本就会陡增,即使依托大数据管理,或第三方配送,或自建或外包自提柜为配送减压,都需要巨大的资金投入;

  (2)“我发现我们在踏入一个陌生又熟悉的环境,并且这种不合逻辑却又符合逻辑的事情开始越来越多、层出不穷”——创业的艰辛与鸡零狗碎让创始团队措手不及,租用的中央厨房让一百万多万初始资金化为乌有;

  (3)“上天眷顾,有资本主动找到我们……然而最终却因为我们内部原因擦肩而过;业务上,我们也很快找到了更有实力的加工方……实际执行起来步履维艰;模式上,我们很快在全北京市建立了24个众包配送站…….然而这一切都只能是计划了,我们还没有实现盈利,我们的资金已经枯竭”——没有盈利,没有执行力,没有资金,项目失败似乎...会是必然?

mitao.jpg

  蜜淘

  年龄:3岁(2013年10月-2016年3月)

  死亡时间:2016年3月

  死因:败给巨头

  天猫出身的谢文斌在2013年10月成立了蜜淘的前身CN海淘,并拿到了蔡文胜的100万元投资,2014年3月产品正式上线。CN海淘上线初期做的是海淘导购或代购模式,让海淘商家入驻,同时接入国外网上购物商场,并将运转公司、第三方支付等服务集成在后台,消费者自主完成购物环节。

  在经历了海外代购60%退单率的重创后,2014 年 6 月,蜜淘转型B2C自营海淘电商,通过特卖的方式,每天上线一个爆品。2014年7月,蜜淘获得经纬创投的500万美元A轮投资;4个月后,蜜淘又获得了祥峰投资、经纬创投等3000万美元的B轮投资,这是当时进口电商领域已披露的金额最大的一笔融资。

  然而自2015年初开始,跨境电商的价格火热开打;在蜜芽、洋码头和阿里、京东等高打“价格战”后,蜜淘开始沉寂。

  谢文斌曾说过“就算我再融一亿美金,我也不可能成为巨头打价格战的对手,巨头可以通过渠道与补贴的方式把价格压到很低,但是创业公司没有办法这样长时间消耗下去。”这句话显然佐证了蜜淘在价格战中消耗不起。

  2015年9月,蜜淘将传统B2C进行细分,开始战略收缩,提出韩国免税店概念,专注韩国商品,变得“小而美”。但此时跨境电商竞争已经刺刀见红,蜜淘网没有迎来C轮融资,资金链断裂已无法避免。

  胳膊拧不过大腿又遇上资本寒冬,蜜淘在巨头的夹击之下步步溃败。

  本文部分素材来源:新浪科技、搜狐科技、前瞻网、亿欧网、品途网

0 收藏
评论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