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登录
忘记密码?

为何大企业输在创新?MIT:忙着做财务工程

2016-09-27 14:30:21 来源:科技新报   

   【创plus导读】近年来有些怪象,公司一旦成为大型企业,创新发展就宣告停滞。企业研发有八成时间与人才放在产品改善上,只有两成在做新的东西,我们已经进入一个企业研发无效的年代。

  爱迪生 (Thomas Edison) 对人类的贡献不是发明灯泡与留声机,而是持续不懈的创新与发明过程,从爱迪生自己的 GE,到康宁、AT&T、柯达等公司都因此发迹,一步步成立 30 年代主导发明的企业实验室,也是企业发达的根基,但为何近年许多高声誉的企业都不敌竞争对手?

  MIT 分析指出,问题在于大型企业资源太过分散,譬如 IBM 雇用 3 千名全职研发人员,但从未成为市场创新领导者,去年 IBM 花了营收的 6%,约 51 亿美元在研发上,虽然每年光靠授权技术给赚进 10 亿美元,但其他竞争对手如思科、EMC、甲骨文、Sun,投资在研发的金额都没这么多。

  甲骨文的关联式数据库市场还是来自 IBM 研究人员的论文,外部电脑储存供应商 EMC 在 130 亿美元市场占有率达 19%,高于 IBM 的 15%,15 年前 IBM 的市占率为 80%。

  苹果也是,一旦成为大型企业就宣告停滞,苹果在 1,800 亿个人电脑市场市占率只有 2%,苹果每年研发支出为营收的 7.6%,约 4.71 亿美元。

  更惨烈的是 Xerox,每年花在研发上有 9 亿美元,占营收的 6%,成立研究中心 PARC,发明以太网、窗型电脑应用程序、屏幕图标、激光打印机,但真正有赚钱的只有激光打印机,且这块市场还被 HP 抢走。MIT 认为,衡量研发成效的标准是一年营收成长 15-20%,且是由内部开发的产品所推动。

  但很少有企业能达标,我们已经进入一个企业研发无效的年代。报导指出任何领导技术都会面临获利空间下滑的一刻,但大多企业都反应太慢,大型企业都偏好在上一代产品进入寿命周期后半段时开始创新,但创新没这么简单。

  再来是美国的风险投资者,只会投资最好的研究团队并将之设立成独立公司,而这是大型企业不愿意做的,第三是缺乏执行,真正的问题是企业要求经理人创造数字,而不是建立新事业,这样谁要冒着没有奖金的风险去执行新的技术。

  企业研发有八成时间与人才放在产品改善上,只有两成在做新的东西。企业会想既然企业研发部门的贡献远不如拿到的钱,何不少花一点在研发上。现在企业 CEO都要精密计算研发资源的配置,譬如要外包还是自己来,要投资风险投资公司还是交给大学,透过购并还是策略投资,签署共同开发协议还是建立分销协议, 财务工程远比真正的工程师重要。

  现在的企业面对研发态度分成两种,一种是防卫型,如 IBM、AT&T 与沃尔玛,这些企业曾经年轻敢冲,但现在他们是山头霸主,有市场有资金有客户有专家,相信有秩序的研发程序,企业运作都是财务考量,必须保护现有产品与客户,同时也攻击邻近市场。

  攻击型的企业是如 A123Systems、Kubi Software,没有市场,客户,只知道披荆斩棘,尽全力创新,防御型企业面对这些攻击企业,从拒绝、愤怒、不情愿接受,最后是投降。现在有了风险投资,小型企业也能够加入竞争,许多大型企业柯达、波音、摩托罗拉都被持有特殊技术的新创公司打乱阵脚。

  过去 70 年创新仰赖企业研发实验室,现在每家企业无论规模大小,都需要创新型企业的从一而终与紧迫的意识,要做到如此,大企业大概必须换脑袋才行。

  注:本文转载自科技新报,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评论(

更多评论

热门资讯

最新评论

ke1717 评论 转账手续费全免就能把用户拉回来吗? 2015-09-18 18:50:24
网上及手机转账是自助服务,银行未提供任何实质性的服务,本来就不该收费,以前银行仗着垄断地位乱收费,使得“假如一只狗当行长都能赚钱...
lili20088002 评论 滴滴打车更名 新政策下的租车行业 2015-09-09 16:43:52
拭目以待吧,总感觉交通运输部还没有“开大招”!
ke1717 评论 一篇文章教你看懂“共享经济” 2015-08-28 15:27:08
共享的范围真的很广,除了婚姻。
ke1717 评论 Airbnb进军中国可能会遇到哪些困难? 2015-08-20 14:36:33
无价格优势,因经济型酒店大量存在

光谷金融科技网

热点

为何大企业输在创新?MIT:忙着做财务工程

2016-09-27 14:30:21 科技新报
0

   【创plus导读】近年来有些怪象,公司一旦成为大型企业,创新发展就宣告停滞。企业研发有八成时间与人才放在产品改善上,只有两成在做新的东西,我们已经进入一个企业研发无效的年代。

  爱迪生 (Thomas Edison) 对人类的贡献不是发明灯泡与留声机,而是持续不懈的创新与发明过程,从爱迪生自己的 GE,到康宁、AT&T、柯达等公司都因此发迹,一步步成立 30 年代主导发明的企业实验室,也是企业发达的根基,但为何近年许多高声誉的企业都不敌竞争对手?

  MIT 分析指出,问题在于大型企业资源太过分散,譬如 IBM 雇用 3 千名全职研发人员,但从未成为市场创新领导者,去年 IBM 花了营收的 6%,约 51 亿美元在研发上,虽然每年光靠授权技术给赚进 10 亿美元,但其他竞争对手如思科、EMC、甲骨文、Sun,投资在研发的金额都没这么多。

  甲骨文的关联式数据库市场还是来自 IBM 研究人员的论文,外部电脑储存供应商 EMC 在 130 亿美元市场占有率达 19%,高于 IBM 的 15%,15 年前 IBM 的市占率为 80%。

  苹果也是,一旦成为大型企业就宣告停滞,苹果在 1,800 亿个人电脑市场市占率只有 2%,苹果每年研发支出为营收的 7.6%,约 4.71 亿美元。

  更惨烈的是 Xerox,每年花在研发上有 9 亿美元,占营收的 6%,成立研究中心 PARC,发明以太网、窗型电脑应用程序、屏幕图标、激光打印机,但真正有赚钱的只有激光打印机,且这块市场还被 HP 抢走。MIT 认为,衡量研发成效的标准是一年营收成长 15-20%,且是由内部开发的产品所推动。

  但很少有企业能达标,我们已经进入一个企业研发无效的年代。报导指出任何领导技术都会面临获利空间下滑的一刻,但大多企业都反应太慢,大型企业都偏好在上一代产品进入寿命周期后半段时开始创新,但创新没这么简单。

  再来是美国的风险投资者,只会投资最好的研究团队并将之设立成独立公司,而这是大型企业不愿意做的,第三是缺乏执行,真正的问题是企业要求经理人创造数字,而不是建立新事业,这样谁要冒着没有奖金的风险去执行新的技术。

  企业研发有八成时间与人才放在产品改善上,只有两成在做新的东西。企业会想既然企业研发部门的贡献远不如拿到的钱,何不少花一点在研发上。现在企业 CEO都要精密计算研发资源的配置,譬如要外包还是自己来,要投资风险投资公司还是交给大学,透过购并还是策略投资,签署共同开发协议还是建立分销协议, 财务工程远比真正的工程师重要。

  现在的企业面对研发态度分成两种,一种是防卫型,如 IBM、AT&T 与沃尔玛,这些企业曾经年轻敢冲,但现在他们是山头霸主,有市场有资金有客户有专家,相信有秩序的研发程序,企业运作都是财务考量,必须保护现有产品与客户,同时也攻击邻近市场。

  攻击型的企业是如 A123Systems、Kubi Software,没有市场,客户,只知道披荆斩棘,尽全力创新,防御型企业面对这些攻击企业,从拒绝、愤怒、不情愿接受,最后是投降。现在有了风险投资,小型企业也能够加入竞争,许多大型企业柯达、波音、摩托罗拉都被持有特殊技术的新创公司打乱阵脚。

  过去 70 年创新仰赖企业研发实验室,现在每家企业无论规模大小,都需要创新型企业的从一而终与紧迫的意识,要做到如此,大企业大概必须换脑袋才行。

  注:本文转载自科技新报,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0 收藏
评论
更多